钟先生说
2021-02-23 02:4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何裕建证实,工人动手时,前来处置的警察鸣了两枪。事后,石场花了20多天时间,将原先排往公路左边的污水改排到右侧。

在钟先生等人向南国早报记者出示的图片和视频中,可见当时菜地受淹以及警察在现场鸣枪的情景。视频显示,钟文洪被打得满身血迹。事后检查,钟文洪肝脏挫伤,体表多处外伤,石场人员还砸烂他的车玻璃,往车内放碎石和沙子,并用钩机堵着车子的去路。

石场是否占用了村里的集体山地?对此,何裕建称他也不是很清楚。而在接受采访当晚,何却几次致电记者,表示希望与记者当面沟通,并希望相关情况不要见报。

钟先生是梧州市长洲区平浪村睦邻组的组长。9月24日上午10时,钟先生带着几名村民来到山沟下的菜地。这七八亩的菜地当中,还堆积着淤泥及枯草。一旁的公路上,还有夹杂着泥沙的黄水漫过路面时留下的痕迹。

半个小时后,事态恶化。钟先生说,他弟弟钟文洪来到现场,因说话大声,二三十个戴着安全帽赶到现场的男子突然冲上来,殴打他弟弟。

顺着公路往北走不远,是一家名为超兴的采石场。村民们说,5月7日下大雨,从石场上面冲下的大量污水,漫过公路,流到菜地里,导致菜地被污水浸泡。8日上午,村民要求石场出面清理淤泥等物,并解决石场占用集体山地一事。石场方面称菜地被泡属于天灾,与他们无关。下午3时左右,双方发生争吵,石场方面叫人增援。

对于钟先生等村民的说法,石场相关负责人何裕建承认,大雨过后,石场的泥水确实冲进了村民们的菜地,有一定责任,但在附近还有其他石场,也有一些污水往外排放。与村民协调清理菜地淤泥时,石场工人确实将钟文洪打伤了,但那是因为钟带人上来要打他们经理,其他工人急忙上前保护经理才动的手。对于打伤人一事,何裕建表示石场愿意承担责任,至于之后围攻钟家,只是想“讨个公道”。

事发第二天,长洲区兴龙街道办召集石场、村委以及睦邻组协调。最终,石场答应将排污管改至右侧排放。之后,钟先生等人不断向各有关部门反映,要求追究行凶者的法律责任,但都没有得到回复。

兴龙派出所值班民警受访时说,超兴石场伤人及警察鸣枪制止事态发生一案,警方目前还在处理中。9月24日下午,他们才接到市公安局送来的伤情鉴定报告,从报告上来看,钟文洪是轻伤二级,属于刑事案,他们会及时跟进处理。(南国早报记者 莫义君)

因占地堆放碎石、雨后泥水冲进村民菜地,梧州一石场工人与当地村民发生冲突,一村民被殴打致轻伤二级。警方到达后,鸣了两枪才制止斗殴。警方表示该案属于刑事案件,他们会及时跟进处理

见难以控制局面,一名警察朝天鸣了一枪,但那些人还在追打钟文洪,警察只得再次鸣枪,那些人才散开。钟先生急忙将躺在地上的弟弟送往医院抢救,“当晚7时,那些人还围攻我家,我父母被吓坏了。”钟先生再次报了警,警察赶到他家,那些人才于晚上9时左右离开。

“从去年开始,石场未经同意,就擅自非法占用七八亩集体山地,用于堆放石料。”钟先生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aadyaal.com银河手机娱乐网址/新葡萄娱乐场网站/萄京娱乐app/彩票注册平台娱乐/金沙城娱乐场广告站版权所有